首页 >> 新闻传播学 >> 综合研究
走向多元:新闻传播教育的变革与坚守
2019年09月10日 09:34 来源:《中国地质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8年第3期 作者:刘义昆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内容提要:在新的传播生态下,新闻传播教育的培养目标应该是多元的:在国家层面,是要培养新闻舆论工作者;在行业层面,是要培养有职业精神的新闻传播从业者;在社会层面,是要培养能力多元且具有批判意识的公共传播者。改变“职业导向”的单一思维与模式,以“多元的人才培养”为目标,不仅能弥合新闻教育与传播教育之间的鸿沟,也将使新闻传播教育更加名正言顺。对新闻传播教育,“变革”应该是大前提、大方向,而“培养核心价值观”和“强调实践技能”则是仍需坚守的内容。

  关键词:新闻传播教育/培养目标/变革/坚守

  作者简介:刘义昆,中国地质大学(武汉)艺术与传媒学院副教授。湖北 武汉 430074

  基金项目:中央高校优秀青年基金项目“媒体融合背景下新型主流媒体建构研究”(CUGW160201);中国地质大学(武汉)马克思主义理论研究与学科建设计划项目“马克思主义新闻观指导下的新闻教育改革研究”(MX1717)。

 

  在“密苏里新闻教育模式”被现代中国移植之后,中国新闻传播教育的“职业导向”便从未动摇。然而,作为新闻传播教育服务对象的新闻业,在互联网技术导致的传播革命中却面临着危机。在中国,都市报的“黄金时代”一去不返,报纸停刊渐成常态;广告商涌向新媒体,报纸电视等传统媒体筹资困难;媒体平台和自媒体不断涌现,传统媒体在融合转型中“进退失据”;大量优秀媒体人从传统媒体离职转战新媒体[1],新闻业不再对青年学子具有感召力和吸引力[2]。与此同时,中国新闻传播教育“定位不明、思路不清”[3]、“严重脱离新闻实践”[4]、“同质化严重”[5]等问题屡受批判,“走向何方”成为普遍焦虑。

  随着传播革命的深入,未来的传媒生态将是“消失的边界与重构的版图”[6]。互联网导致的传播革命,会导致新闻传播教育怎样的变革?未来的新闻传播教育应该有怎样的培养目标?百年新闻传播教育有哪些核心竞争力仍须坚守?这些都是迫切需要回应的问题。本文的研究方法主要是一手文献与次级资料分析(包括相关新闻学院的“双一流”建设规划、教学计划和课程设置等),俯瞰国内外知名大学中国人民大学、复旦大学、华中科技大学与密苏里大学、俄亥俄大学的新闻传播教育实践,尝试在百年新闻传播教育发展的历史比较视野中回应这些问题。

  一、“职业导向”与新闻传播教育的危机

  从人类学的视角出发,米切尔·斯蒂芬斯将新闻的历史向上追溯至史前时期,向下贯通至当今信息爆炸时代,但他也意识到,“信息”“传播”等词在19世纪下半叶才获得现代意义[7](P2)。正是在这一时期,美国的新闻教育开始发端:1904年伊利诺伊大学首先开办四年制新闻学课程,1908年密苏里大学创办第一所独立的新闻学院。密苏里大学新闻教育模式“主张学新闻最佳的方式是实践,强调动手做和职业取向”[8](P335)。这种倡导具有公共服务精神的职业导向之新闻教育,确立了中国新闻教育的基本目标、教学体系和研究方式[9]。即便有1980年代传播学的引入,中国新闻传播教育这种“职业导向”也并未因之而动摇。

  在“新闻传播学”这个一级学科的统摄下,据教育部新闻传播学学科指导委员会的统计,至2015年底,全国681所高校开设有1244个新闻传播学类本科专业点,其中新闻学326个、广播电视学234个、广告学378个、传播学71个、编辑出版学82个、网络与新媒体140个、数字出版13个,在校本科生人数225691人[10](P30)。专业点越办越多。学生数量居高不下,体现出中国新闻传播教育的发展潜力。但在生机勃勃的表象下,中国新闻传播教育却又面临着挑战。挑战主要来自于媒体环境的深层次结构性变化,而这正是全球新闻传播教育面临的共同挑战。

  中国新闻传播教育所面临的问题,首先就在于“名实不副”。这直接反映在就业上。胡正荣教授曾总结:主流媒体就业率偏低,就业满意度不高;用人单位对毕业学校的层次要求较高;用人单位对复合型人才需求提高;就业质量不理想;就业地区不均衡;用人单位对专业认识不足;自主创业同质化严重等[11]。就业之所以难,与新闻传播教育定位模糊或定位偏颇有关。譬如,一些新闻传播学院办有广播电视学专业,但课程却是“七拼八凑”,毕业生很少从事广播电视工作;为了广播电视专业区分,新闻学专业被定位主要为纸媒培养记者,却又面临纸媒江河日下的窘境。新闻传播教育所面临的这些问题或许一直存在,但在传播革命的背景下却又格外醒目。

  新闻传播教育应秉持何种理念、采用什么方式、教授哪些内容以适应未来的新闻传播,成为学界近年关注的焦点[12]。要回答这些问题,既要立足中国现实,更要有全球视野。可资借鉴的是,经过一百多年的发展,美国新闻传播教育根据环境变化不断做出调整,由早期的新闻教育向更广泛的传播教育扩张,主张跨学科交叉和精细化培养,与传播技术结合更加紧密,甚至提出“去新闻化”理念,更强调视觉表达和内容创新,包括广告和公关在内的策略传播教育近年发展较快[13]。美国的经验未必要被中国再次全面模仿,但“顺势而为”却应是全球新闻传播教育发展的必由之路。

  在一百多年的发展历程中,“变”一直是新闻传播教育的主基调。从报纸、广播到电视,新媒介的不断出现和普及,改变着新闻传播业的生态,甚至改变着大众的生活方式。事实上,即便抛开各国在政治、经济和优德w88优德中文官方网站等方面的差异,仅从技术层面看,新闻传播教育的发展原本就应该是一个不断调整的动态过程。但“以互联网为隐喻”的传播革命,却非广播、电视等媒介所能等量齐观。关于这一点,科瓦齐和罗森斯蒂尔看得很清楚。在《新闻的十大基本原则》一书中,他们指出“我们并不是第一次经历新闻接受方式的重大变革;每当发生社会、经济和技术的重大变革时,新闻业就会发生变化”,但“这次的冲击将更加富有戏剧性”,因为“历史上从未有过的现象出现了:越来越多的新闻开始由新闻行业以外的公司生产”[14](P7)。所有迹象都表明新闻生产正处在转型时期,这场新闻供给生态变革的核心是新闻和新闻职业本身的去制度化[15]。

  在网络化时代,不仅缺场交往和传递经验的地位迅速提升,权力结构的运行模式也发生了崭新变化[16]。正是基于这一背景,黄旦教授认为,重造新闻学迫在眉睫,因为在传播革命所导致的“网络化关系”中,职业新闻传播“有位置但不必然有效力”[9]。他同时提出,新闻传播学科需要整体转型,“研究方式向经验性研究转向;在教学上要改变原有以媒介种类划分专业的做法,转向以传播内容为类别”[17]。新闻传播教育如果仍然坚持“职业导向”,职业新闻传播的未来当然值得关注。遗憾的是,在“网络化关系”中,职业新闻传播可能仍然体量巨大,但已经不在信息传播的源头位置,只能是信息传播之网上的一个个节点。每个公民理论上都可以发布新闻、发表评论、拍摄视频或现场直播,并与职业新闻传播争夺影响力。新闻传播教育所培养的人才,未必一定会进入职业新闻传播,他可以进入信息传播之网的任何一个节点中。正因如此,在网络化时代,新闻传播教育的“职业导向”,不仅面临更大危机,而且已经积重难返。

  学科的发展,其核心是知识的发现和创新[18]。教育的改革,则是要回应现实,进行面向实践的相关培养。相较新闻传播学科建设而言,互联网技术导致的传播革命,对新闻传播教育的冲击显然更大,因为它更加贴近社会现实。倘若我们认同新闻传播学科需要整体转型,那么,新闻传播教育的整体转型需求只会更加强烈。质言之,“职业导向”的危机,需要新闻传播教育通过“整体转型”予以应对。按照黄旦教授的观点,“所谓整体转型,就是要在思路上有根本变化,通盘考虑”,而不是“在原有框架里剪裁粘贴,更不是叠床架屋”[19]。按照台湾政治大学钟蔚文教授的说法,这样“整体转型”应该是一种“大破大立”:新闻传播教育需要“在变局中寻找今天的定位,从大破中寻找大立”[12]。

作者简介

姓名:刘义昆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钱柜娱乐777官方唯一网址 (责编:张赛)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