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学 >> 成人教育学
肖俊洪:远程教育进入高等教育主流了吗?
2019年05月14日 16:35 来源:《中国远程教育》2018年第5期 作者:肖俊洪 字号
关键词:远程教育;在线教育;面授教育;开放大学;普通高校

内容摘要:远程教育凭借自身对高等教育发展的贡献和在当今高等教育领域的地位已经进入高等教育主流。

关键词:远程教育;在线教育;面授教育;开放大学;普通高校

作者简介:

  原题:远程教育进入高等教育主流了吗?

  作者简介:肖俊洪,汕头广播电视大学教授,Distance Education(Taylor & Francis)期刊副主编,System:An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Educational Technology and Applied Linguistics(Elsevier)期刊编委,ID:https://orcid.org/0000-0002-5316-2957。

  内容提要:半个世纪以来,进入“主流”是远程教育工作者萦绕于怀的梦想。本文从历史的视角回顾远程教育“主流化”历程。文章首先归纳远程教育与面授教育的三种融合形式,即双轨模式、锦上添花模式和完全融合模式,并指出目前尚无完全融合的案例。文章接着简要分析远程教育与面授教育的相互影响,讨论融合对开放大学和普通高校的启示,认为开放大学要有自豪感但不能没有危机感和自信,而普通高校则必须充分认识融合的复杂性和艰巨性,遵循远程教育规律,才能取得协同效应。文章最后指出,远程教育凭借自身对高等教育发展的贡献和在当今高等教育领域的地位已经进入高等教育主流。

  关 键 词:远程教育 在线教育 面授教育 开放大学 普通高校 融合 主流

  [中图分类号]G420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9-458X(2018)8-0005-12

  自从20世纪70年代英国开放大学建校以来,远程教育工作者一直希望能够缩短远程教育与“常规”教育的差距,梦想能够在社会上获得与后者同等的认可。因此,他们除了大胆创新教育教学实践以外(Guri-Rosenblit,1990,1999),还在诸多方面借鉴普通高校面授教学的经验,尤其是在开放大学运动初期。以英国开放大学为例,他们在建校之初就建立了教学辅导(包括面授辅导和“书面教学辅导”(Rowntree,1990,p.82)、住校学习和家庭实验包等机制,该校原副校长米尔斯(Mills,1999)说这些都是为了弥补全日制教学的缺位,拉近与普通高校的距离。他还指出,英国开放大学的很多质量保证措施也是借鉴普通高校行之有效的做法而制订出来的。南太平洋大学(University of the South Pacific)副校长、澳大利亚SSCI期刊《远程教育》(Distance Education)主编奈杜(2017,p.10)也指出,“很多旨在消除这种隔阂(即师生分离和学生与学校的分离——笔者)的举措事实上却导致远程教育越来越像常规校园式教育”。纵观远程教育发展史,可以说没有技术的发展就没有远程教育的发展;技术的教育用途主要是为了弥补面授教师的缺位和面对面生生交互的缺位。比如,交互式学习技术的使用大大方便了师生交互和生生交互,弥补了以往远程教育饱受诟病的人际交互的不足,而“学习管理系统在很大程度上建立在从中世纪以来几乎没有任何变化的教与学模式上”(安德森和德龙,2016,p.23)。换言之,使用这些技术的主要目的是给学生创设他们所熟悉的课堂教学环境(Shearer,2015)。这方面最典型的例子是牛津大学试水远程教育的实践,该校2016年启动“牛津睡眠医学在线专业”(Oxford Online Programme in Sleep Medicine),旨在使在线远程学生能够获得牛津传统面授教学的体验(Fresen,2018)。

  由此可见,长期以来远程教育工作者以普通高校“马首是瞻”,普通高校教育也被认为是“常规”教育。于是自然而然成为全社会(包括远程教育工作者)心目中的“主流”(Herman & Mandell,1999;Irele,2005;Jevons,1984)。进入“主流”则是远程教育工作者数十载梦寐以求的目标。早在三十多年前,爱尔兰都柏林城市大学(Dublin City University)已经开始提供远程教育课程(Delaney & Brown,2018),澳洲迪肯大学(Deakin University)也开始尝试把远程教育引入校园,有学者(Jevons,1984,p.25)因此认为这是“远程教育的新时代”。随后不久,又有学者(Smith & Kelly,1987)推出了《远程教育与主流:教育的融合(Distance educatien and the mainstream:Convergence in education)》论文集,探索促成这两种教育模式相融合的因素。穆尔(Moore,1987)预言远程教育终将为普通高校所接受。1990年,英国国家延伸学院(National Extension College)主办了“开放学习:进入主流”大会,讨论远程教育所取得的进步和今后的发展(Temple,1991)。20世纪90年代,英国的开放学习基金会(Open Learning Foundation)委托相关研究者开展了几个案例研究,探讨“把开放学习引入英国高校”的问题(Lewis,1997,p.13)。第七届剑桥国际远程开放学习大会也聚焦远程教育与“常规”教育相融合这个主题(TaIt,1997a)。2002年,《国际远程开放学习研究评论(The International Review of Research in Open and Distance Learning)》以“‘高等教育混合’的全球现象”为主题出版了一期专刊(Cookson,2002)。《远程教育》期刊2018年第二期则是以“双轨模式办学”为主题的专刊。而早在20年前,有学者(Kearsley,1998)甚至声称“远程教育已经进入主流”。随着数字时代的到来,远程教育“主流化”似乎更是“瓜熟蒂落”、大势所趋。

  在我国,10年前蒋国珍(2008)曾经有过“中国远程教育何时进入主流”之问,但是这个问题似乎没有引起学术界多大兴趣。几十年来,国内远程教育工作者似乎比西方同行更有“自知之明”,未敢(至少是公开)提出要与普通高校教育“并驾齐驱”,普遍认为两种教育模式存在诸多方面的不同,因此“不能用以往常规大学的质量标准来衡量网院的学生”(安均富,2002,p.6)——这是十多年前国内学术界“权威”的共识,随后也成为远程教育工作者的共识。从某种意义上讲,国内远程教育界似乎是“心甘情愿”安于边缘化现状。当然,随着以慕课为代表的在线学习进入普通高校校园,中国远程教育工作者似乎也看到了“主流化”的曙光。

  然而,“进入主流”似乎只是远程教育工作者的一厢情愿,远程教育被边缘化是一个不争的事实,虽然这是一个带有偏见、罔顾事实的“事实”!2016年11月,奈杜应新西兰奥塔哥大学(University of Otago)邀请出席纪念该校开展远程教育30周年的学术研讨会,他在主旨演讲中分享了自己对过去几十年远程教育发展历程的真知灼见,并提出诸多引人深思的问题。他说,若未能回答这些问题,远程教育就不可能在当代教育体系中发挥应有的充分作用。促使我撰写此文的正是奈杜针对远程教育进入主流的一连串发问:“远程教育已经有一百多年历史,难道现在还可以认为远程教育不如常规教育稳健?还可以认为远程教育工作者是边缘人群?如果还有人这么认为,我们不禁要问:究竟是生存在什么的边缘?今天教与学的边缘何在?中心又何在?更为重要的是,教与学的中心指的是什么?面授、校园式教育依然是黄金标准从而处于中心吗?如果是这样,面授、校园式教育何时、何处、因何原因成为中心?如果不是这样,它又是何时、何处、因何原因不是中心?它有哪些局限?”(奈杜,2017,p.8)

作者简介

姓名:肖俊洪 工作单位:汕头广播电视大学

职称:教授

转载请注明来源:钱柜娱乐777官方唯一网址 (责编:毕雁)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