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联
内蒙古民族电影有辉煌的过去,也有可期的未来 ——专访蒙古族电影导演麦丽丝
2019年09月11日 14:53 来源:中国艺术报 作者:高艳鸽 字号
关键词:民族电影;文献纪绿片;文艺片

内容摘要:蒙古族电影导演麦丽丝始终把目光投向蒙古草原。

关键词:民族电影;文献纪绿片;文艺片

作者简介:

    蒙古族电影导演麦丽丝始终把目光投向蒙古草原。她以电影为载体,记录蒙古族荡气回肠的历史、塑造顶天立地的草原英雄、描摹瑰丽奇异的草原风情。上世纪90年代,她和丈夫塞夫合作导演了《骑士风云》《东归英雄传》《悲情布鲁克》《一代天骄成吉思汗》等多部优秀的内蒙古民族电影,成为中国民族电影史上的华彩篇章。在片场,身为女导演的她会穿得像个男人,在电影里,她又以女性视角表现男性的英雄主义。作为上世纪50年代出生的这一代内蒙古电影人,近几年,她不忘回望过去,拍摄文献纪录片,留住内蒙古民族电影70载的光影流年;作为前辈,她以“资金上扶持、艺术上放手”的方式,助推新一代内蒙古电影导演登上舞台,并不吝称赞他们的艺术创造力。

  一、几代内蒙古电影人,推动内蒙古电影向前发展?

  ○中国艺术报:去年,您担任出品人和总导演的大型文献纪录片《内蒙古民族电影70年您一定不要错过》上映,能否介绍一下拍摄这部纪录片的初衷和背景?

  ●麦丽丝:2017年恰逢内蒙古自治区成立70周年,也正好赶上第26届中国金鸡百花电影节那一年要在内蒙古举办,我就想应该去拍这样一部纪录片,对内蒙古民族电影做一个总结,献给内蒙古自治区成立70周年。其实这部纪录片里不仅有蒙古族导演,也有拍蒙古族题材的其他民族的导演,比如谢飞导演,凌子风导演,还有一些老一代表演艺术家都拍过蒙古族题材电影,比如于洋、王心刚、王晓棠等。能够跨越70年的历史,追溯我们民族电影的发展历程,对我们本民族来讲是一个非常难得的机会。当我们往前走的时候,如果不去回顾历史,有时候会是迷惘的。

  ○中国艺术报:这部纪录片涉猎中国民族电影76部、老中青三代民族电影艺术家117人,采访了优秀电影艺术家52人,能否分享下拍摄和制作过程?当回顾内蒙古民族电影的历史时,您有什么感触?

  ●麦丽丝:当我们去追溯那些老电影时,它们让我很震惊。我们习惯性地往前看,因为时代在快速向前走,在向前发展的时候,我们总以为过去的民族电影可能哪些地方有不足,可是当我回顾的时候,竟然发现民族电影的黑白片,特别是一些老电影,太好看了,它们真的属于经典中的经典,比如《草原上的人们》《鄂尔多斯风暴》等。

  老一代电影艺术家“传帮带”的精神对我们鼓舞特别大。在拍这部纪录片的时候,于洋老师坐着轮椅来了,还有斯琴高娃、腾格尔、三宝等,没有一个不是踊跃地来到了摄影机前,讲自己当年的经历,比如谢飞老师讲他拍民族电影的过程,王晓棠老师回忆她为拍《鄂尔多斯风暴》在内蒙古的冰雪天体验生活,腾格尔讲他们当年拍《黑骏马》的故事,宁才讲他拍《额吉》的过程。

  最大的难度在于,我们在很短的时间里,能否把那么多的艺术家聚拢在一起,还有就是把他们的作品找到,要把能拍到的尽可能都拍到。结果还算是比较满意的。同时,它作为一部纪录片,上院线后能够收获600万元票房,我们之前都没有这个奢望。

  ○中国艺术报:您认为民族电影特别是内蒙古民族电影承担着什么样的职责和使命?

  ●麦丽丝:内蒙古是一个多民族融合生活的聚居区域,那里不仅有蒙古族,还有其他一些民族,比如俄罗斯族、鄂温克族、鄂伦春族,还有回族、汉族等。在内蒙古,一个家庭里可能就不是一个单纯的民族。这种家庭的融合、婚姻的融合、生活习惯的融合,在新中国成立后,特别是改革开放40年来,交融得非常好。所以在内蒙古题材的电影中,我们会看到一代代电影人在反映这些现实和内蒙古发展史。早期的电影,表现抗日和解放,后来是草原建设、环境建设,再后来是现代年轻人拍的电影,也会直面一个民族交融的家庭的生活。

  所以我们会看到,内蒙古民族电影,把内蒙古的发展史,还有人们的生活习惯、追求和变化,基本都记录下来了。所以电影有一个好处,就是不管是反映历史的影片,还是反映现实的影片,都会直面某一个时代的发展进程。

  还有一点,电影往往源于人对精神领域的追求,所以民族电影里反映英雄主义的题材特别多。此外,民族情感和民族性格,也会在民族电影中呈现。对民族历史和民族性格如果呈现得准确,影片就能在国际国内获得认可。反之,如果在精神层面的呈现上、对时代命脉的把握上、在艺术创造上没有创新,那必然就会落伍。

  我比较骄傲的是,内蒙古这几代电影人,他们一直在努力,永远是让自己的艺术能够向前去发展,要跟得上时代。这是他们在创作路径上的一种精神脉络。所以当我把《内蒙古民族电影70年——您一定不要错过》这部纪录片拍完以后,特别感激老一代艺术家给我们留下了很好的根基,如果我们没有这样的根基,我觉得一代一代很难有比较,你会找不到自我,真的不知道“我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 。在这样的比较之下,每一代都很清楚自己的艺术追求是否超越了前一代,又在向前发展。

  二、女性视角拍男性的英雄主义,是创作者的一种换位

  ○中国艺术报:您是如何走上电影导演之路的?

  ●麦丽丝:我从小就比较喜欢文艺,所以很小的时候就到了一个部队文工团工作,当时考文艺兵是特别难的,我特别荣幸能够入伍。应该是1975年,我入了伍,当了8年兵。部队的文工团要到很多地方去演出,野战部队、哨所等,我们需要自编自导自演,所以就练就了我快速创作、编写作品的能力。这8年给了我很好的历练,到我离开部队时,我已经开始写小说并发表了。当我发现自己对文学特别感兴趣,并有了电影梦想的时候,我就想考北京电影学院,后来就考上了。毕业后,我有幸要到新疆去拍一部电影《骑士风云》,那个时候是内蒙古电影制片厂要我们这群年轻人去拍电影,我跟我的丈夫塞夫就到新疆的草原上去看景了。

  ○中国艺术报:第一次去新疆的草原,您留下了哪些记忆?

  ●麦丽丝:一到新疆的草原上,我和塞夫同时感到震撼,其实之前我们并不知道真正的草原是什么样子的。以前我们去草原,无非就是到城边上的草原走一走,但真的要到天山顶上的大草原去看看,看到那样的草原、雪山、牧马,才会被震撼。当时给我们带队的当地人说,你们要拍电影,一定要拍我们新疆最美的草原。但交通不方便,于是我们一行6人,一人骑一匹马,跟着他走,去看景。

  我们早上出发,背着馕,翻山越岭,整整走了6个小时。期间我们经过一条很深的大河,才知道马会游泳。当时我们几个都不太会骑马,那么深的天山的大河,马竟然那么歪着,斜着四个蹄子游泳,把我们带到对岸去。而且它们侧着游泳时,绝不会把主人掉下去。这一段历险我一生都忘不了。晚上,我们到了一个驿站,老乡从河边给我们打了带冰碴儿的水,煮上一锅肉,拿出新疆的白酒,说你们吃吧,然后就给我们唱歌,歌声让我们忘记了劳累。后来我们倒头睡去,一觉睡到天亮。

  ○中国艺术报:电影《悲情布鲁克》里四位蒙古族汉子醉马那一场戏,很好看,也非常经典,被誉为“马背上的芭蕾”。能否讲讲当时拍这场戏的过程?

  ●麦丽丝:那场戏其实是缘于我自己的一个梦想。当时的中国武侠电影已经是中国电影非常大的突破了,比如西安电影制片厂拍的《黄河大侠》,我看那部影片的时候,就觉得于承惠那个醉剑很漂亮。拍《悲情布鲁克》时,于承惠正好是我们这部影片的动作设计,我就对他说,中国电影里有你的醉剑,难道就不能有一段醉马吗?我们那时拍电影,在草原上行车时,就会看见那些牧人喝醉了酒,手里拎一个酒瓶子,追着车跑,但就是晃晃悠悠掉不下来。我觉得这场景太精彩了,拍醉马就成了我的一个梦。

  有一天我就对演员们说,牧人们在马上那种醉酒的姿态多漂亮。那些男演员们就不服,说他们是喝醉的酒鬼,我们完全可以演出来,我说那好。我记得很清楚,塞夫从汽车上拎下两瓶草原的白酒,这种酒度数很高。这几个演员就在那儿喝上酒了,把两瓶酒喝完后就上了马,我一看这可是真喝大了。我跟他们说,你们就骑在马上走吧,随便跑吧,你们要把这个酒壶传开了。他们就像打马球一样,在草原上玩。拍着拍着,黄昏来了。那天的黄昏特别好,我们也没拍正戏,把醉马拍完了。拍完了以后就觉得这是一场废片,因为剧本里没这段故事,完全是即兴拍的。

  到了后期剪辑时,不知道把这场戏放在哪里合适,因为剧情是很严谨的。后来我们就修改了一些剧情,把它放在了一场战争胜利后,几个汉子像兄弟一样一起去喝酒。就这样成就了这段经典。

  ○中国艺术报:您的多部电影作品都是民族史诗性的,您是一位女性导演,在拍这类影片的时候,您是否具有女性视角,又是怎么体现的?

  ●麦丽丝:有的时候很奇怪,女性视角拍的作品,可能会非常男性化和英雄主义;男性视角拍的作品,可能会拍得非常柔、非常女性化。这可能叫做创作者的一种换位。也许因为我有当兵的经历,我属于那种比较干练、野性的女性,我比较喜欢男性的英雄主义。女性会站在一个对立面去欣赏男性的那种力度,去欣赏他们对自由的向往和追求。这种女性对男性的欣赏,会寄托在我所塑造的男性英雄人物身上,使他们有巨大的能量。所以我的影片中,男性的那种刚烈和野性的味道,其实都是女性审美,女性在用内心的一种尺子在度量,你是不是一个可以顶天立地的、能够让女性崇拜的男性。

  在电影《一代天骄成吉思汗》里,成吉思汗有一个坐着的动作,我在拍这个镜头的时候,对演员涂们说,你应该毫无任何表情,你连眼睛都不能眨,你连你的刀都不要看,你只需要把刀拉开、合上就行了,我要的就是不战而胜,这才叫英雄。因为如果他要把刀拉开,那他是要杀人的,而他自己的决断是,很轻易地把刀合上,他就应该是不战而胜才行。所以涂们在这个镜头里没有任何表情和台词,就端坐在那里,合了一把刀。我是想赋予这个人物以“和平”,也许这就是女性内心的一种需求,在我的心目中,我会追寻着这样一个人物,觉得他的伟大不在于杀人,他的刀与鞘是合在一起的。后来很多评论家都说,你这一招太狠了。

  在《悲情布鲁克》里,也是涂们演的那个角色去世了以后,巴音演的角色向苍天放了几枪后,跪在了草原之上。是因为那时候我感觉到了大地与人的关系。即便你是男性,也会虔诚地跪下来。草原是可以包容英雄的,我在电影里给出了这样的结果。接下来,是天鹅从草原的天空飞过,这个镜头其实就是宣泄。英雄也要经历生离死别,大草原和天鹅,这样的自然,是带给人梦想和希望的。我想这也是有女性的情绪在其中的。

  我特别欣赏男性的英雄主义、男性的牺牲与自我、男性的胸怀。你会发现,那些历史上的英雄人物,他们的那种张扬,为剧情和影片带来了一种民族精神,那就是生死不重要,信念、责任、事业,这些很重要。

作者简介

姓名:高艳鸽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钱柜娱乐777官方唯一网址 (责编:刘思彤)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