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世界史 >> 学术动态
“新中国70年的史学理论研究” ——中国社会科学院史学理论研究中心召开2019年度工作会议
2019年09月11日 09:25 来源:中国世界史研究网 作者:李桂芝供稿 字号

内容摘要:学者们就社会形态理论、历史理论与史学理论的关系、史学理论与史学史的关系等问题展开了热烈的研讨。

关键词:

作者简介:

  中国社会科学院史学理论研究中心召开2019年度工作会议

  2019年8月24日,中国社会科学院史学理论研究中心在北京召开2019年年度工作会议,会议的主题为“新中国70年的史学理论研究”。来自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历史研究所、历史理论研究所、北京师范大学、南开大学、首都师范大学、天津师范大学等多家高校和科研单位的近30位学者参加了这次会议。学者们围绕会议主题分别作了精彩的报告,并就社会形态理论、历史理论与史学理论的关系、史学理论与史学史的关系等问题展开了热烈的研讨。

  世界历史研究所所长汪朝光研究员

  开幕式由中心副主任董欣洁主持,世界历史研究所所长汪朝光研究员、中心名誉主任于沛研究员、中心主任吴英研究员先后致辞。汪朝光所长首先感谢各位学者的到来,接着他指出,由于史学理论研究中心将随外国史学理论研究室一同转移到新成立的历史理论研究所,这将是中心在世界历史所召开的最后一次会议。外国史学理论研究室和史学理论研究中心对世界历史研究所的史学理论学科建设做出了贡献,相信他们迁移到历史理论所后会对史学理论研究的发展继续做出贡献。最后他强调了历史理论和史学理论对历史研究的重要指导意义。

  中国社会科学院史学理论研究中心名誉主任于沛研究员

  于沛研究员简单回顾了中心成立的历史。接着他强调,理论工作者必须投身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的伟大事业当中,并做出自己应有的贡献,在这个过程中希望史学理论研究中心能够发挥更大的作用。

  中国社会科学院史学理论研究中心主任吴英研究员

  吴英研究员首先代表中心感谢各位专家能够与会。接着他指出,这是中心在迁入历史理论研究所之前最后一次在世界历史研究所举行工作会议,他向为中心、为研究室、为杂志的创立和发展做出贡献的前辈们致以最深的感谢,同时也对世界历史研究所的各任领导和同仁们的支持表示最深的感谢。最后,他希望本次会议能够通过对新中国70年代史学理论发展经验和教训的总结,为未来的史学理论发展建言献策。

  世界历史所陈启能研究员

  在学术报告阶段,陈启能(世界历史所研究员)以“略论当代国际史学发展的若干特点”为题指出,所谓当代是指从20世纪80年代年鉴派衰落到现在,这一时段在西方被很多学者称为史学革命,在史学研究的内容、方法、手段等方面都发生很大变化。所谓史学革命主要有三个特征:1.后现代史学。后现代主义对史学冲击很大。后现代主义强调历史认识论、历史学家的主体性、历史学和文学的关系等,否认历史实在。90年代中期一些学者转向中间立场,承认有现实存在。2.新优德w88优德中文官方网站史出现并成为西方史学的主流学派。3.理论的回归。对理论的兴趣增加,出现了理论史学,这是最近几十年西方比较新的流派。

  天津师范大学庞卓恒教授

  庞卓恒(天津师范大学教授)以“古史分期大讨论的一大成就和一大教训”为题指出,古史分期大讨论的一大成就和一大教训就存在于学者们提出的三大分期学说——西周封建论、春秋、战国封建论和魏晋封建论之中。成就主要表现在三大分期说都在不同程度上把关注的焦点聚焦在直接生产者的身份、地位的变化上。这实际上是中国史学家们在隋唐以前的古代历史中发现的三次“亚阶段性的社会变革”,而且是在生产力决定生产关系、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意义上的规律性的“亚阶段性的社会变革”。然而,也正是从这里,我们应该汲取一个重大教训,即将西方的奴隶制、封建制的分期理论拿到中国来会水土不服。而现在这些分期观点被淡化甚至被否定,采用“专制”等标准来对中国历史进行分期可以说是中国史学的一大倒退。在当前我国学术界构建三大体系的背景下,我们必须重新学习唯物史观,从马克思主义原著入手,重新学习生产力决定生产关系、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这一根本原理,澄清近百年来对这一原理的种种误解,它仍然对中国历史学的发展具有指导意义。

  北京师范大学瞿林东教授

  瞿林东(北京师范大学教授)以“总结重大成就,迎接新的使命:关于中国史学70年理论建设的一点认识”为题指出,新中国成立70年以来理论界取得三点重大成:1.五六十年代学习马克思主义的热潮是全国范围内接受马克思主义开始的阶段,影响深远。2.70-80年代,在解放思想的背景下,理论界、学术界重新学习马克思主义,是自觉反思的一个重要阶段,人们已经意识到以往对马克思主义教条的、僵化的认识是错误的。3.本世纪初到十九大,这是一个新的阶段。我们在取得史学理论研究重大成就的同时还必须要反思,总结哪些是对的、应该坚持的,哪些是错的、应该予以纠正的,从而使马克思主义史学理论更具说服力,让年轻人能够坚信马克思主义是真理。而且,当前这个新时代赋予我们新的使命,我们要重视传统史学的遗产,要理性看待外国史学,建立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观,进一步加强历史学为现实服务的能力。

  北京师范大学陈其泰教授

  陈其泰(北京师范大学教授)以“坚定信念与理论创新”为题指出:第一,我们对70年史学理论的发展要有一个总体的评估。新中国成立后,马克思主义理论确立主导地位,经过几代学者的努力,史学理论研究领域取得了很多成果,对历史研究发挥了重要指导作用。第二,推进学科体系建设是当前的紧迫课题。我们必须认识到三大体系建设是当前的重要任务,但同时也要做到避免用20世纪80年代持续出现的理论热来要求现在的史学理论研究,时代不同了,不能期望太高;避免对外国学者的盲从;加强总结成果,二者结合才能对70年来、特别是改革开放以来史学理论研究做出恰如其分的总结。第三,深入探讨当代史学理论的核心内涵。包括史学理论的基本范畴、重要命题和成就、发展趋势。第四,通过总结,提炼出我们已经取得的成绩,并要旗帜鲜明地加以坚持。

  于沛(世界历史研究所研究员)以“批判与建构:新中国史学理论研究的回顾与思考”为题重点谈了三个问题:一是关于马克思主义作为历史研究的指导理论问题。新中国史学研究的第一步是从马克思主义史学理论研究和建设开始的。中国史学研究坚定不移地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广泛吸收中国传统史学和外国史学的有益成果,在实践中推动新中国史学理论的有益发展。新中国史学理论研究70年表现出来的规律性内容就是批判与建构的辩证统一,批判形形色色的唯心史观和影响是新中国史学理论研究的基础和前提。二是批判与建构的统一。自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出现西学热,西方史学名著在中国大多都有译本,为此必须要对其进行分析、批判和吸收。史学理论研究室成员参与撰写的三部史学理论著作正是这种背景下的产物,有其历史价值,是未来史学理论研究的一个方向。三是历史学的主体意识、主体精神和历史学的实证性问题。它看似矛盾,但必须要统一。不解决这个问题,史学理论研究无从谈起。最后他强调新中国70年取得的理论成就要讲足讲够,缺点错误也不要掩饰,而且要坚信马克思主义史学的生命力。

  南开大学乔志忠教授

  乔志忠(南开大学教授)以“试论史学理论与史学史之间的关系”为题指出,史学理论与史学史的关系问题是值得讨论和应该讨论的问题,但现在关注者太少。他认为,史学理论与史学史二者应该分开,但二者并非毫无关系,后者应该是前者的基础。他还指出史学界共同进行的历史学研究实践,是检验历史认识的唯一标准。

  世界历史研究所姜芃研究员

  姜芃(世界历史研究所研究员)的发言题目是“中国史学理论研究应该追溯西方史学理论发展的研究动态”。她主要针对《史学理论研究》杂志以及“唯物史观与外国史学理论研究室”在学科调整中应如何自处的问题,认为虽然离开了世界历史所,研究室还是应该研究国外史学理论,追踪外国动态。杂志应该介绍新书,了解西方最新的趋向。另外应该恢复原有的“新刊动态栏目”,追踪国外期刊的发文和研究动向。最后希望研究室每个人都要制定自己的长期规划,立足世界史某一领域,做出成果。

  历史理论研究所杨艳秋研究员

  杨艳秋(历史理论研究所研究员)的发言题目是“在中外史学比较中开创未来”。她的发言更注重在世界史学的视野中开创史学研究的未来。她指出目前中国史学研究中的两个趋向:中国史学的东亚视野、中西史学的比较。第一层面有进步有成果,但第二个层面即中西比较的难度比较大。这既有历史优德w88优德中文官方网站的差异,又有比较标准的差异,如可比性的问题等,而且比较方法没有完善也阻碍了中西史学比较的展开。最后她强调指出,中国史学未来要做到两点:拓展中国史学的对外影响,在东亚视野下的研究做得不错,但在西方史学视野下做的不够;注重中西交流对中国史学的影响,这可能是未来的学术增长点。只有将二者结合,才能在世界史学潮流下更好的总结中国史学的历史经验。

  世界历史研究所王旭东研究员

  王旭东(世界历史研究所研究员)的发言题目是“完善自我、关怀现实、引领史学潮流——新中国史学理论研究70年回顾、反思及展望之片断随想”。他指出,新中国70年史学理论研究要有总结,必须正面总结,不然话语权就会落到别人手里,如虚无主义的流行。为此,他将这70年的史学理论研究划分为三个阶段。建国十七年阶段,这是历史理论探索的萌芽阶段,其特征是唯物主义主导地位的确立、历史研究讲政治。“文革”十年阶段,历史理论运用于实践,服务现实,但走向了极端化,重点表现就是“影射史学”的流行。改革开放40年阶段,他又将之分为几个小的阶段,认为每个阶段向下一阶段的过渡需要认真加以研究,即为什么会发生过渡。所有理论研究者和机构都应该完善自我,关怀现实,引领史学潮流。

  天津师范大学李友东副教授

  李友东(天津师范大学副教授)的发言题目是“20世纪世界历史分期问题讨论”。他主要考察了20世纪西方史学界有关世界历史分期问题讨论的历史。20世纪西方史学界关于历史分期主要有三种观点:古代中世纪现代三段论分期、全球史分期、后现代主义的分期。他对三种分期的优缺点进行评价,,指出三种分期都有一个共同的缺点,即都没有讨论规律,不考虑因果关系,只是运用归纳方法。

  世界历史研究所景德祥研究员

  景德祥(世界历史研究所研究员)的发言题目是“史学理论研究面临学科危机”。他认为,80年代史学理论学科的创立,是对历史理论的一种突破与超越,而目前史学理论研究面临着种种新的问题,其未来的发展前途,需要有更多的思考。

  首都师范大学刘文明教授

  刘文明(首都师范大学教授)的发言题目是“全球史视角的‘新帝国史’研究”。19世纪下半叶到20世纪上半叶,传统的帝国史研究主要考察宗主国与殖民地的政治及经济关系,探讨宗主国在有形的帝国领土范围内的管辖。1953年,非正式帝国的概念被引入,为帝国史开启了一个新视角。随后,在新社会史、后殖民理论、话语研究、性别研究的影响下,帝国史研究进一步引入新视角和新方法,开始探讨帝国内的知识建构、身份认同、权力关系等问题,特别关注帝国内的优德w88优德中文官方网站与话语、性别与种族关系、殖民者和被殖民者的表象等。有人称这种帝国史为“新帝国史”。这种新帝国史在21世纪初以来,在全球史兴起的影响下,又出现了新的研究取径,这就是强调将帝国作为一个网络,从帝国网络来理解帝国内部不同群体的各种互动关系。也有一些学者从全球史的中心与边缘视角来理解和探讨宗主国与殖民地的关系。但是,由于一些学者对“帝国”概念的滥用,因此也将“新帝国史”方法运用于非西方国家如中国,这是不妥当的。

  历史理论研究所张旭鹏研究员

  张旭鹏(历史理论研究所研究员)的发言题目是“过去就是未来:当下主义之后的时间政治”。历史时间问题是近年来西方史学理论研究的重点。他首先梳理了西方历史时间研究的脉络,进而指出时间与政治是密切相关的。比如,现代的历史时间意识产生于法国大革命之后,而当下的历史时间意识则可以看作是后现代主义的一种表现。他认为,当前西方出现的新政治动向,比如民粹主义,很有可能正带来一种重新以“过去”为导向的历史时间意识。这种历史时间意识不关注当下,也不关注未来,而仅仅关注过去,希望能以回到过去来重新开创一个国家的辉煌未来。这种新的历史时间意识值得我们关注和研究。

  历史理论研究所董欣洁研究员

  董欣洁(历史理论研究所研究员)的发言题目是“论新时代中国世界历史学话语体系的构建”。她分析了新时代如何构建中国世界历史学的话语体系,认为世界历史学的话语体系实质是中国学者如何认识中国与世界的关系,如何界定人类历史的性质,如何阐明对人类社会发展演变的基本观点和判断,体现的是中国学者将世界历史理论化的途径,目的则在于实现自身的学术话语权,确保中国优德w88优德中文官方网站的发展空间;新的时代必然要求不断发展的话语体系,这就需要在唯物史观基本原理和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指导下,梳理世界史话语体系建设的发展历程,进一步提炼世界史研究的核心概念、表述框架和阐述方式,彰显中国世界史研究和编撰的当代理论视角;从生产和交往两个基本概念进一步分析世界历史演化的内在动力,显然是其中一种可行的研究思路。

  历史理论研究所高希中副研究员

  高希中(历史理论研究所副研究员)的发言题目是“胡适《坛经》考证再审视”。他指出,胡适在20世纪上半叶认为《坛经》的作者是神会或神会一系的观点引发近代中国禅宗史及《坛经》研究的大争论。现在虽然经过众多学者的考证和研究,这一论断被推翻,但其中蕴涵考证的动机、目的、立意、态度等问题,以及胡适所提的“实证主义”方法的有效程度等问题,都值得深刻反思。

  历史理论研究所廉敏副研究员

  廉敏(历史理论研究所副研究员)的发言题目是“70年来中国史学史研究的理论进展”。她指出,通过对70年发展的考察,人们会发现中国史学史的行进路线,即具有很强的问题意识、很鲜明的指导理论,并取得理论上的突破。中国历史学虽然是经验学科,但一直贯穿一条理论线索——关注社会变迁,关注理论研究,并努力从中国传统史学中提供支持。她将中国史学研究的发展分成三个阶段,并梳理了每一个阶段的理论成果及代表著作。

  历史理论研究所张艳茹副研究员

  张艳茹(历史理论研究所副研究员)的发言题目是“日本史学史研究70年”。她指出,自二战战败至今约七十多年时间里,日本史学史、史学理论的研究与探索大致经历了两个时期:一是二战战败至20世纪80年代初期的战后历史学时期,以唯物史观史家为核心的研究者们在批判战前极端国家主义、国粹主义、纯实证主义史学的基础上,探索和宣传唯物史观史学,远山茂树、永原庆二等学者对诸多理论问题进行了探讨;二是自20世纪80年代至今,伴随国际国内政治、经济形势的变化,日本史学研究逐渐脱离战后历史学时期,学界不断对以往的研究进行反思,并结合西方前沿史学理论进行史观、研究方法等方面的新探索。

  历史理论研究所李桂芝副研究员

  李桂芝(历史理论研究所副研究员)的发言题目是“欧洲中世纪妇女与暴力史研究的兴起与发展”。她指出,妇女与暴力史应该是在20世纪60年代的西方兴起的暴力史研究的分支领域,但是从学科定位、研究方法、研究领域看,主流的暴力史研究都排斥将妇女纳入其研究范畴,即使涉及妇女,妇女也只是受害者,只是为了阐释男性主流社会发展的无足轻重的配角。到20世纪70年代中期,在女权主义政治和女权主义学术的支持和指导下,妇女与暴力史研究兴起,90年代以后研究变得更为多元,目前已经成为妇女与性别史研究中的一个热门问题。经过近50年的发展,虽然这一主题的重要性已获得学界认可,但主流的暴力史研究者仍对之关注较少,这一主题研究依然未走出妇女研究妇女的尴尬境地。这是值得女性和性别史家认真思考的问题。

  历史理论研究所魏涛助理研究员

  魏涛(历史理论研究所助理研究员)的发言题目是“大西洋史学的研究路径”。他重点介绍了大卫·阿米蒂奇的大西洋史研究情况。阿米蒂奇的环大西洋史研究将大西洋世界当作一个特定的交换、交流和传播区域,从环大西洋的历史、跨大西洋的历史和地方与整体相结合的大西洋史三个路径进行研究。这虽有助于欧美史学家从不同角度来研究大西洋史,但忽视了大西洋与其他海洋之间的联系;忽视了大西洋世界中的岛屿与其周边的民族国家、帝国和区域之间的联系;也忽视了全球史对大西洋史的影响。为克服这些局限,阿米蒂奇又提出三种补充性路径,认为只有把6种不同路径的大西洋史结合在一起,大西洋史学家才能让大西洋史重焕生机。

  吴英(历史理论研究所研究员)的发言题目是“在史实检验中推进对唯物史观新解释体系的构建”。他指出,唯物史观是马克思主义兴发娱乐官方网站界和历史学界共同关注的研究对象,前者主要是从经典作家的论述中抽象概括出唯物史观的基本原理,后者主要是运用这些基本原理来解释历史事实。他从社会形态、生产力决定生产关系、存在决定意识三个方面考察了马克思主义兴发娱乐官方网站界对唯物史观基本概念和基本原理的界定同史学界运用这些界定考察历史和现实进程的关系。由此提出,史学界应同马克思主义兴发娱乐官方网站界合作,在对经典作家的论述进行更深入和系统解读的基础上,结合历史与现实的经验事实,重新建构唯物史观的解释体系,以提高唯物史观的解释力。

  杨艳秋研究员对这次工作会议进行了总结。她指出,本次会议从不同视野、不同领域、不同具体问题等方面审视和反思了新中国的史学理论研究,显现出学者们对史学理论的热情和期望,责任和担当。大家提及的一些重要理论问题,如坚持唯物史观、史学理论和历史理论的关系、史学理论和史学实践的结合、加强西方史学理论和中国史学理论的沟通、构建中国自己的原创的史学理论体系等,仍是以后要研讨的重要方向。新时代需要新的历史科学,需要新的历史理论,我们必须在逐步反思中不断完善自己。在会议的各讨论环节,与会学者就诸多理论问题展开了热烈的讨论。

  (李桂芝供稿)

作者简介

姓名:李桂芝供稿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钱柜娱乐777官方唯一网址 (责编:崔蕊满)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