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科关注
媒介再思:报刊史研究的新路向
2019年09月07日 08:17 来源:《新闻记者》2018年第12期 作者:黄旦 字号
关键词:媒介;报刊史;新路向

内容摘要:已有的中国报刊史研究,继承的是戈公振《中国报学史》中所蕴含的媒介观,即以工具论为前提,以报刊性质为尺度,以报刊内容为重点。

关键词:媒介;报刊史;新路向

作者简介:

  作者简介:黄旦,复旦大学信息与传播研究中心主任,复旦大学新闻学院教授、博导。

  关键词:媒介;报刊史;新路向

  内容提要:已有的中国报刊史研究,继承的是戈公振《中国报学史》中所蕴含的媒介观,即以工具论为前提,以报刊性质为尺度,以报刊内容为重点,从中显示报刊对于社会的作用以及社会对之的影响。这样的一种媒介观,不仅与当前的传播实践相抵牾,而且也严重束缚了研究的想象力。文章将麦克卢汉等的论点与戈公振的做比照,并结合最近的一些研究,力图从媒介理论的角度,为改变现有报刊史研究状况,提供新的启示和思考。文章提出,报刊史研究者要敞开眼界,吸取不同学科的理论养料,改变考察媒介的思维和视野,同时转变观念,跳出已有的研究范式,从再思媒介切入,以辟出一条中国报刊史研究的新路。

 

  最近又翻了一下凯瑞《作为优德w88优德中文官方网站的传播》和梅洛维茨的《消失的地域》。凯瑞在书里面的一句话过去一直没有引起我的注意。他说,在媒介问题上的理论空白,使我们在通往具体的研究之路上必然要走许多弯路。①有意思的是,这句话是从他自己关于电报研究的说明中引带出来的,可见是有经验基础而不是凭空推测的。梅洛维茨则是具体指出了这样一个怪异现象,许多对媒介影响的研究都忽略了对媒介自身的研究,结果无论是研究什么媒介的内容,比如电视或者报纸、戏剧、电影、小说等等,其方法都是一样的,媒介本身被当作了中性的传送系统。让梅氏印象深刻的是,在其他领域研究技术影响的学者,却是很少抱有这种极为狭隘的看法。他举例说,比如研究工业革命的人当中,很少有人会宣称,他的研究中唯一重要的东西是新机器生产出的某种物品,恰恰相反,历史学家、社会学家很早就指出,社会工业化研究的重要内容是新的生产方式本身的影响,比如时空问题、劳动的分工、家庭结构、城乡关系等等。②

  就中国报刊史研究而言,媒介理论的空白以及偏于报刊内容的路数,一直就是其主流,迄今并无大的变化。我在之前关于新报刊史书写范式变更的文章③中,曾就此种现象做过一些讨论,提出过比如在研究视角上要坚持以报刊——“媒介”为焦点,以不同媒介会产生不同的“信息方式”④为前提,以媒介实践为进路等等一些设想。由于基本上是一些要点,于是也带来一些同行的困惑,其中最大的问题,就是不知如何入手,所以想结合自己的研究体会,与同行做一交流。为方便起见,我还是从“报纸”切入,并以两个人的文本为重点,一是戈公振先生的《中国报学史》,一是麦克卢汉关于报纸(媒介)的论述,以此互相做一些比较。藉此,一方面使我们的讨论有一个具体依托,另一方面从比较反思中,或许有助于研究思路的打开。

  有了“报纸”观念才能看得到报纸,才能听得到材料的诉说。正是戈公振的报纸观念,为后继的报刊史书写,提供了一个基本样板。

  目今做报刊史研究的一些学者,似乎很恐惧理论,生怕因此玷污了报刊史研究的纯正性。这一点,我感觉是误会了。戈公振先生看来是深明其道,在《中国报学史》一开头就坚定明确地说,“报纸果为何物?此本书一先决问题也”,⑤该书的第一章“绪论”,就是解决这一问题的,来讨论报纸理论或者习称的新闻理论,戈先生是要以此给自己的历史叙述确定前提。法国著名历史学家保罗·维纳说,“如果我们不知道我们有关天空、色彩和利益的观念——不论正确与否,它们至少不是永恒的观念——我们将不会拥有就这些问题查阅文献的想法,或者毋宁说,我们甚至不会去听它们向我们说的。”⑥这就是说,有了“报纸”观念才能看得到报纸,才能听得到材料的诉说。正是戈公振的报纸观念,为后继的报刊史书写,提供了一个基本样板。⑦史学研究如何用理论,自可再议,若是自称不用理论,恐几如梦呓。中国报刊史研究不过是把所承继的理论——比如报纸——“自然化”了,于是习焉不察,化为了常识。因此,选择《中国报学史》为对象,具有针对性。

  戈公振先生对他的“报学史”做了这样的“定名”:所谓报学史者,乃用历史的眼光,研究关于报纸自身发达之经过,及其对于社会优德w88优德中文官方网站之影响之学问也。⑧这个界定里面有两个关键点:第一,什么是报纸自身;第二,影响是如何可能的。这两个问题不澄清,所谓的“报学史”就无从着手。

  关于第一点,戈公振丝毫不含糊,他在解释了什么是报学之后,紧跟着就给报纸自身正名:“报纸者,报告新闻,揭载评论,定期为公众而刊行者也。”随之,又围绕这一个定义,从中抽绎出“原质”意义上的报纸特征——形式上的公告性、定期性和内容上的时宜性、一般性,前二者对应于定义中的“为公众而刊行”,后二者则与“新闻”有关。归总起来就是一句话,报纸即“新闻公布之谓也”。⑨然而,对于第二个问题,亦即影响是如何发生,戈公振却没有做出直接解释。仔细阅读,在报纸定义之后紧跟着的这样一句话,或许可以透露出与此相关的消息:“从社会学上而研究报纸,其要点在研究其对于某特别时代之特定社会之优德w88优德中文官方网站所发生而反应之各种特色,因此各特色之发生与发达之过程,而表明其性质,探讨其本源,以求所谓报纸原质之一物。”⑩这句话读起来有点别扭,仔细辨析,意思还是清楚的。戈先生是说,社会学意义上的报纸研究,主要关注点就是它对某一时代的特定社会优德w88优德中文官方网站的反应以及特色,同时在其特色发生和发达的过程中,可以揭示其性质,探讨其本源,求取报纸原质之状况。这就表示,从报纸的“报告新闻,揭载评论,定期为公众而刊行者”之状况,可以显示出其所在时代和社会的基本特色;反之,“从某一时代之特定社会之优德w88优德中文官方网站”特色如何,亦足以见出“报纸原质之一物”的面貌,报纸与社会优德w88优德中文官方网站是一体两面,互为循环比照。

  由此则进一步坚定了我之前的想法,即戈公振的两个“原质”,说起来在报纸的构成上是缺一不可,但重要性却截然不同。“公告性”作为“消息传达之方法”的“外观原质”,实际上奠定了报纸之所以是报纸的那个基质,没有“公告性”,新闻或许照样存在(如戈氏提到的私函公函),但不可能是报纸,因为“公告性”不是一般理解上的公开,而是标明报纸与民众的血肉关联,表示报纸的实质,是“多数民众或者至少对于某特别关系之内”,借此“行价值的决定及意志决定之精神公开是也”。(11)所以,“社会优德w88优德中文官方网站之影响”就表现在“公告性”的基本状况上面。他之所以不再做正面阐释,或许是因为觉得已经蕴含在报纸定义的“为公众而刊行”之中了,“如此,则方有社会学者需要之定义”。(12)既然如此,“公告性”必定是与报纸同时共生恒定不变,而且也是不能变的,尽管其程度可能有差别。与此不同,“新闻”则是不定的,是顺应社会并随着社会的变化而变化,(13)此种变化始终是在“公告性形式的限制之下”,被要求“适合于公告性的形式”。(14)这样两个原质的变与不变,就构成了戈公振关于报刊史的书写逻辑:以公告性为基准,以社会状况为背景,以报纸内容(新闻)变化为重点而展开。戈公振是以报纸的外观“原质”——“公告性”之形态(谁的公告,何种公告),来打量“新闻”——报纸内容原质的历史变化(公告了什么),并由此与某特别时代之特定社会之优德w88优德中文官方网站发生连接,揭示“中国报纸之发达历史及其对于中国社会优德w88优德中文官方网站之关系”。(15)什么样的时代及其优德w88优德中文官方网站,就有什么样的报纸及其呈现的特色。在这个意义上,报纸的发达史也就是社会对之影响的历史,也是报纸反映社会变化的历史。

作者简介

姓名:黄旦 工作单位:复旦大学信息与传播研究中心

职称:主任

转载请注明来源:钱柜娱乐777官方唯一网址 (责编:刘思彤)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